成都商報記者 胡挺 實習生 霍雅曼 攝影記者 王紅強
  核心
  提示
  父親和女兒眼中的“美麗謊言”
  父親———
  “她醒的時候問我,媽媽呢?我愣了一下,臨時編了個謊言,我說,媽媽還在華西醫院治療。為了她的身體恢復,我不能告訴她真相;但我瞭解她的脾氣,最後她知道了,肯定會怪我當時瞞著她,真的是左右為難。”
  女兒———
  “我看到消息後哭得很厲害,他看到我哭,他心裡也很難受。但他曉得如果我剛醒過來的時候他就告訴我真相,我肯定接受不了,他在中間承受了很大的壓力。”
  4月19日,42歲的吳太均遭遇了人生中最為黑暗的一天———一場車禍,讓他與妻子天人兩隔,18歲的女兒吳雙也身受重傷,生死未卜。一個原本和和美美的家庭,就此破碎。
  在最難熬的日子里,這名靠賣豆腐為生的中年男人,默默地扛起了所有重壓。他四處奔走,為女兒昂貴的治療費用籌錢;他24小時照料女兒,最終實現了女兒參加高考的願望;他強顏歡笑,為女兒編織著“母親還在治療”的美麗謊言……
  父親節前夕,18歲的女兒吳雙寫了一封信,讓堂姐吳霞帶給父親。
  妻女出了車禍
  天天沒法睡著,一周瘦30多斤
  4月19日晚,溫江區和盛鎮,靠推著三輪車賣豆腐為生的吳太均,正在家裡為第二天的豆腐生意忙碌。這一天是星期六,讀高三的女兒吳雙回家,這是她一周僅有的一天休息時間。吃完晚飯後,母女倆出門逛街。
  晚上9時許,變故突發。吳太均接到一名親戚打來的電話,電話中,對方語氣急促:“出事了!”這場突如其來的車禍,幾乎徹底擊碎了這個家庭。4月24日,吳太均在溫江區人民醫院重症監護室外,看到躺在病床上毫無知覺的女兒,這名中年男人掉下淚來。
  現實的壓力逼得他難以為繼。女兒顱骨粉碎性骨折,全身多臟器受損,在重症監護室昏迷了5天,治療費用以數十萬計,這對吳太均來說,無疑是天文數字。去世的妻子,也急需喪葬費用。他憂慮得整晚整晚睡不著。“剛剛出事的一個星期內,我天天晚上都沒辦法睡著。眼睛一閉上就是他們娘倆躺在車禍現場的畫面,只好睜著眼睛看天花板到天亮。”
  “如果女兒活不過來的話,我完全沒有活下去的勇氣了,有時候真的想從樓上跳下去,就不再想這些事了。”他說。
  他四處奔走,找親戚借錢,找肇事方拿錢。4月26日,吳雙第一次吃了一小碗飯,吳太均才稍微鬆了一口氣,當天下午,他路過一家藥店,店門外擺著一臺體重秤,他走上去稱了一下,140多斤,瘦了30多斤。
  高考是女兒心愿
  學校、醫院奔走 申請高考資格
  5月5日,吳太均鬆了一口氣,這一天,女兒吳雙終於從重症監護室轉入普通病房。但隨即,一個新的問題出現在他面前:剛剛撿回一條命的女兒,執意要參加今年的高考。
  “最初,我是堅決不同意的。”吳太均說,女兒做過兩次開顱手術,脾臟被切除,脊椎骨斷了3根,大腿大塊皮膚被撕脫,“這麼重的病,才剛剛好一點,怎麼能參加高考,我不同意。生命只有一次,高考還可以重來。”
  但吳雙用自己的方式和父親抗爭。吳太均說,在沒獲得他同意之前,吳雙每天早上都會哭。“她哭著說要見媽媽,哭著說要參加高考。她還把書搬到病房,躺在病床上,用沒受傷的右手舉著書看。”
  5月下旬,吳太均終於答應了女兒參加高考的要求。“一方面,她確實想參加高考,這是她的一個心愿;另一方面,她恢復得還可以,我問了醫生,說堅持下來應該問題不大。”
  吳太均又開始在學校與醫院間奔波,為吳雙申請考試資格。在吳雙備考的時間里,吳太均幾乎24小時陪著女兒,他嚴格控制女兒的看書時間。“隨時看著她,稍微有一點狀況,立即把書拿過來,讓她休息。”而在車禍之前,吳太均對女兒在學習方面的要求甚嚴,“她學習成績不錯,我要求她至少考個本科,成為吳家第一個大學生。”
  6月7日,吳雙走進考室參加高考。兩天的考試時間里,吳太均全程守候。他坐在門衛室里,一臉擔憂,每隔幾分鐘就起身朝女兒的考室張望,雖然明知什麼也看不到。“她脊椎上的傷還沒好,我怕她坐不了那麼長時間。”
  女兒問:媽媽呢?
  “串通”親友編織“美麗謊言”
  吳雙醒來之後,吳太均就一直在對女兒編織著一個“美麗的謊言”———他告訴女兒,媽媽還活著,在華西醫院重症監護室治療。
  “當時,她醒的時候問我,媽媽呢?我愣了一下,臨時編了個謊言,我說,媽媽還在華西醫院治療。當時她病很重,我怕告訴她真相,她接受不了這個事實。我找到醫生和護士,告訴他們千萬不能說出真相;我打電話給家裡的親戚,讓他們幫我隱瞞;每次有同學來看吳雙,我都要先把他們拉出去,小心交代,我怕他們說漏了嘴。”在這期間,吳太均承受著巨大的壓力,“為了她的身體恢復,我不能告訴她真相;但我瞭解她的脾氣,最後她知道了,肯定會怪我當時瞞著她,真的是左右為難。”
  這個美麗的謊言,一直到6月9日才破滅。那天是吳太均的農曆生日,也是高考後第一天。此前一天,他決定把事情真相告訴女兒。“她吵著要去見媽媽,事情瞞不住了。”這是他一生中過得最為沉重的一個生日。凌晨5點,他就起床了。他給女兒的舅舅楊先生打了電話,讓對方來告訴女兒這個秘密,“我不忍心直接告訴她。”楊先生來到病房,話到嘴邊,卻又咽了回去。
  然而,當天中午,吳雙自己在手機上看到了母親去世的消息,情緒幾乎崩潰。吳太均在病房一直守著女兒,“24小時看著她,到晚上的時候,她睡著了,我依然在病房裡守著她,怕她想不開出什麼問題。”
  父親節 輪椅女孩給父親寫了一封信:
  第一次看到你哭 這麼痛,那麼愛
  在女兒吳雙眼中,父親吳太均是一個不善於表達的人,但她能夠從父親的行為中感覺到這種愛。“他從來不說,他從不會說:‘我愛我家吳雙,愛得很哦。’,這些話他從來不說,他只會用行動來表達。下了晚自習,那麼晚了,他會問我喜歡吃啥子,去幫我買;他那麼忙,上早自習的時候,他也會抽出時間來送我去讀書。為了我們,他是我家最辛苦的一個人。”
  住院期間的一件小事被吳雙記得很清楚。“我爸爸晚上睡覺鼾聲很大,我住院的時候,他在病房鋪床睡,有幾次打鼾聲音大,吵到我了,我就給他說了。結果從第二天起,鼾聲就小了,有時候剛開始打鼾,可能他意識到了,馬上就停住了,他怕影響我休息。”
  現在,吳雙也理解了父親瞞著她母親去世消息的行為。“我看到消息後哭得很厲害,他看到我哭,他心裡也很難受。但他曉得如果我剛醒過來的時候他就告訴我真相,我肯定接受不了,他在中間承受了很大的壓力。”
  在父親節來臨前夕,吳雙給父親寫了一封信,來表達她的感情。
  附:給父親的信
  親愛的爸爸:
  父親節快到了,在這裡我衷心祝福您,我親愛的爸爸節日快樂,您辛苦了。
  4月19日那天對我來說,簡直就是一場噩夢,一場突如其來的車禍,摧毀了我們幸福美滿的家。以前在我印象中,您那麼高大,那麼堅強,在你身上,我真正感覺到父愛如山。而媽媽的愛就像水一樣柔,包容著我的一切,那麼溫暖。爸爸,我親愛的爸爸,以前我那麼討厭你那豬八戒一樣的大肚子,如今我是那麼想念你的大肚腩。以前你遇到事總是臨危不亂,總能處理得有理有條,可是現在,你的笑容呢?我想念你那憨憨的笑容了。
  幾天前,我從網上得知媽媽去世的消息,當時的我情緒很激動,聽不進任何人的任何話。是你抓住我的手,說希望出事的人是你自己而不是我和媽媽。爸爸你知道嗎?那是我18年來第一次看到你哭,第一次看到你那麼脆弱。原來真的像他們說的那樣,孩子就是父母的心頭肉。我知道是我的情緒牽動了你。
  母親逝世這個消息真的猶如晴天霹靂,讓我無法承受,我很後悔還沒有來得及孝敬媽媽,媽媽就不在了。子欲養而親不待,是多麼令人心痛的事啊。所以,爸爸,我一定會堅強,一定會振作,面對事實。媽媽已去,我無法改變,現在我只剩下你一個親人了,我一定會帶著媽媽的靈魂,堅強快樂地活下來。一定抓緊時間好好孝敬你。未孝敬媽媽已成為遺憾,所以我一定不再讓爸爸你成為遺憾。媽媽,請你在天上放心,我和爸爸會努力過好每一天。相信明天一定會更好,相信活下來就有希望。
  爸爸,加油,我愛您!  (原標題:車禍後奔走,父親一周瘦了30多斤)
創作者介紹

海鮮料理

gt27gtexr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